紫雨阁 - 都市言情 - i人也要勇敢饲养反派崽崽们!在线阅读 - 不是异类

不是异类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想刻意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没有呆在小厨房里,而是站在门口望向外面厚厚的一层积雪。

        按道理来讲,现在也快三月初春了,怎么还会下这么大的雪?

        更别说这里是百年不下雪的滨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刺骨的寒风直往她卷起的袖子里钻,冻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姜老师喜欢冬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意走近她靠在厨房门另一侧望向庭院的雪,眉眼染上点点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真是个好天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收回视线看向面前的少年,他的皮肤白皙堪比雪,水润的猫眼虽然常常染笑,却自带一种淡淡的疏离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人感觉不到他笑是真的发自内心感到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每、每个季节、我、我都喜欢。”姜知的杏眼棕瞳染上点点光,“但、但我现在比、比较期、期待、春夏的到来,因、因为、这样就、就可以、给、给孩子们、做一些户、户外的游、游乐设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户外的游乐设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、嗯。比、比如,秋千、滑滑梯、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很喜欢自己动手做东西给幼儿园的小朋友们玩,在学习期间和这两年之内,什么东西都有去学过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木工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!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现在还积着雪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等雪化后的初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姜老师好厉害啊,什么都会做。”盛意笑了声感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被他夸得有点不太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也不是万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卷全部蒸好,崽崽们也都差不多醒来在庭院玩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小的食堂一大早就很有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端着盘子到老师那一桌坐下,一只手拿着手机翻看着邮箱,另一只手拿起花卷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选择了几家知名品牌商加上了联系方式,商讨商品和价格,再按照广告商的要求开始拍摄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基本上一个视频里面广告就占十五秒到半分钟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必须要安插的不违和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时间还早,广告商那边还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乘着第一条视频的流量,昨天晚上发的那条视频也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对于新露面的许然也有着很高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呼他这身高和身材都可以去当模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互联网上不缺乏好看的人,但长得个个堪比顶流明显且在同一所幼儿园当老师的,他们是头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饭看手机,不是好习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突然从她身后伸来将她的手机盖到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规矩。手机每秒都在滋生细菌,你再用触碰手机了的手抓馒头,多脏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刚刚做饭的时候不会也是一边看手机一边做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然淡漠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听到这个声音,她就会没来由的心生紧张和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都忘记这位许老师有严重洁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、当然没、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她的回答,许然微微眯起眼睛,在她斜对面的位置坐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语气听起来很没有说服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知表情为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才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因为心虚才结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面对他们紧张才结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东西都是做给小朋友们吃的,她自然会十分注意食品卫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断然不能让小朋友们吃坏肚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姜老师你别理他,他就是嘴上这么说。”盛意端着盘子在她对面坐下来,“如果他真的觉得你做的东西不干净,他还能坐在这里吃你做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话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·

        早饭后回班级,姜知顺路先去办公室拿了点名册,才往班级的方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推开门,眼前混乱的景象顿时让她震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、这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一眼望过去,一整个班级的崽崽都长得奇形怪状,没一个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崽崽长着獠牙像吸血鬼,有的崽崽皮肤青灰像僵尸,有的崽崽身后长着一条红色短短的尾巴,尾尖还冒着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、她、她走错班级了?

        姜知木讷着表情往后退了一步,确定门牌上写的的的确确是中班,表情更加复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只过了一夜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来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坐好快坐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~你昨天不是说会给我们带巧克力的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崽崽们的外貌都有些许变化,但那一张张脸她还是挺熟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、你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知一时间没办法接受这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……你为什么要露出这种表情呀?我们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说,老师也觉得我们是异类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要有一个老师被我们吓跑了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崽崽们看她的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落寞、孤独、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能感觉到他们的情绪,心里一阵阵抽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只是想要一位能够接受他们原本面貌的老师而已,又有什么错?

        姜知眼神逐步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这才是他们真正的面貌,她自然会选择接受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姜知走进班级轻轻把门关上,“在这个世界上,大家都是美丽且独立的个体,没有人是完全相同的,也就不存在异类,别人的眼光并不代表是你本身,无视别人的眼光,才能快乐的生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起码在老师眼里,大家都是乖巧可爱的崽崽,老师很喜欢大家,只是突然看见变化有些惊讶而已,并不是讨厌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木屋的隔音很差,她的一番话自然也落入在外偷听的某两位老师耳朵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……好像不需要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崽崽们的心情犹如过山车一般,刚低落没一会儿,就被姜知给哄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别扭的小家伙们在这一刻,终于开始有点认可这位新老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之前只是单纯喜欢她做的饭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就是开始慢慢喜欢她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答应你们的巧克力也不会食言,只不过老师昨晚太忙了,还没来得及做,大概下午给你们放电影的时候老师再去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知看了一眼窗外那层厚厚的雪。

        兴致莫名高涨:“不如我们就来堆雪人,打雪仗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昨天她特地观察了一下崽崽们在雪地里的玩法,除了打滚就是打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好像不知道该怎么玩雪,连雪人都不会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她也没有堆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难得下一次雪,她要把年幼时没堆过雪人的遗憾给弥补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她带动着,崽崽们的情绪也高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现在大家就到庭院集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