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雨阁 - 都市言情 - i人也要勇敢饲养反派崽崽们!在线阅读 - 灵异现象?

灵异现象?

        听见声响,姜知一回头就对上许然那双仿佛能将人看穿的眼睛紧紧盯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观察实验体的实验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浑身一颤,身体不自觉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缓和气氛,她硬着头皮打招呼:“许、许老师,早、早、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然瞥了她一眼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兴许,是她的错觉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大锅葱油面顺利出锅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浅尝了一口,确认味道才装盆出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做好了吗?我来帮你端吧。”盛意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“锅放着就行,一会儿我叫许然那家伙来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让许老师来洗?

        姜知脑中浮现出许然流露出嫌恶眼神的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、没关系,就、就一口锅,等、等一会儿、我、我自己来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跟我们客气,许然那家伙已经习惯洗碗了,他洗的比较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葱油面一端出锅,崽崽们闻着气味就挤了过来排队,队伍一直排到了庭院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排好队,不准插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然靠在小食堂门边,就已经足够威慑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得出来,这群小崽崽们似乎有点畏惧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然丝毫不在意,手里不知拿着一本什么书看得入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姜知站在他旁边了也没抬起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然大概接近一米九的个头,姜知站他身边显得格外娇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一直悄悄用余光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他的样子,感觉他不会是喜欢小孩子那一类型的,怎么会来做幼儿园的老师呢?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律师那一类文职比较符合他的气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姜知的眼神过于赤裸裸,许然终于忍不住瞥了她一眼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锐利的眼神扫过她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浑身一颤,下意识低下头:“没、没有,我、我在想、许、许老师、为、什么会、会来当、幼儿园老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然又扫了她一眼:“被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迫的?

        姜知瞪大了眼,还能被迫当幼儿园的老师吗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喜欢这份工作,那换一份工作不就好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、那许老师、之前、是、是做、什么工作的?”就当做闲聊缓和关系,姜知努力找话题和他攀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科研人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然的回答干净简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、这么厉害呀?”姜知神色惊讶:“研、研究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体进化变种人基因和如何运用脑波操控丧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知:“……??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鬼实验?!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第一反应是他在和她开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丧尸这种东西难道不是只存在于电影里的东西吗?

        要怎么研究?

        姜知没再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觉人家大概是不想与她讲话随意瞎扯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小食堂就坐满了小朋友,挤在小小的食堂里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姜老师,可以吃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意将剩下的面条分成三份,分量竟真的刚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意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豆奶放在餐盘上递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冰天雪地,小食堂里也没有暖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预估零下二十多度的情况下,这半个多小时已经足够这豆奶结成冰了,怎么可能还在冒着热气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碗豆奶等一下再喝,碗底很烫,小心手。”盛意还不忘嘱托她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si~老si~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刚准备找个空位坐下来,就听见一个熟悉又可爱的小声音在喊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循声望去,绵绵站在椅子上,扶着旁边北沚的小脑袋,热情地朝她挥舞着小胖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si~绵绵这里有位zi~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好昨天在她房间里吃饼干的三个小崽崽都在那一桌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端着餐盘走了过去,在他们对面的空位坐下:“怎么样?好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个崽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次!老si做的东西最好次啦!和许老师煮的面完全不一样!好次多啦!”绵绵吃得嘴角都是酱汁,对她更是有问必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旁边路过的许然:“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个以前从来都没有做过饭,都是别人伺候他的人,给这群小崽子做饭就不错了,他们还嫌弃?!

        北沚嘴巴塞得鼓鼓的,没办法回答,只能用手舞足蹈来表示他也很喜欢吃这个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弘忍盘子里的面已经被他迅速扫掉一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这是贫僧次过最好次的面条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三个崽崽的好评,姜知忍不住轻笑了一声,无意间对上了一个人坐在不远处安静吃面的宋玉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凑巧,小家伙也刚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呆愣了一秒,迅速用舌头舔干净嘴角的酱汁,红着脸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原本还想问问宋玉合不合他的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么一看,答案已经一目了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双手端起碗喝了一口豆奶,无意中发现杯底似烧焦般黑黢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用手轻轻一抹,还能抹下一层灰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被什么东西烧过吗?

        姜知没有多想,只当是以前就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两次做饭,姜知就成功地用厨艺征服了崽崽们的胃。

        崽崽们吃饱喝足后,姜知还将自己烤的饼干分发给了大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崽崽们一个个抱着饼干开开心心地回教室去了,留下了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摞起来的脏盘子,姜知想着还是替许然分担一点,不然这么多盘子,一个人要洗到猴年马月?

        她刚准备进小厨房里端那口大锅来装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厨房里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拖拉声,她与许然碰了个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许然淡淡瞥了她一眼,侧身让她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直接当着她的面,用藤蔓拖着大锅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藤蔓好像活的一样诶,自己拖着大锅就能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自己……拖着……大锅……?……!

        姜知顿时瞳孔地震!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到了什么?!

        藤蔓自己在动?!

        灵、灵异事件!

        姜知甩了甩脑袋,悄悄追上去想一探究竟,结果就看到更令她炸裂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许然坐在小马扎上悠闲看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面前,几根藤蔓正一起洗着那些盘子,像几条触手似的扭来扭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真的相当炸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然全然不知,一抬手,又有几根藤蔓凭空出现,脏盘子一下子就少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知愣在原地好久,才神情恍惚地悄悄摸回了自己的班级。